观点

植入的是男性胚胎 生下的却是“她”

来源:联系我们 2017-03-01 15:11 诺彩数助孕中介



=""植入的是男性胚胎 生下的却是“她”
  不明就里的丈夫立刻运用自己掌握的科学知识进行了调查,最后他吃惊地发现,罪魁祸首竟然是他太太在北极度假时,大量食用的那些北极鲑鱼、鲸肉和海豹肉……
=""震惊:植入的是男性胚胎 生下的却是女婴
  在德国一家医院里,随着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响起,一个健康、漂亮又可爱的小女婴出生了,但是她的妈妈海德曼和爸爸霍夫曼在看到小女婴的那一刻却惊呆了:这怎么可能?怀的明明是个男孩啊!
  霍夫曼是德国斯图加特大学环境工程系的教授,妻子海德曼则是该系的助教。霍夫曼是先天性色盲患者,自己分不清楚颜色,深受色盲之苦,为了不将自己带有缺陷的基因遗传给后代,霍夫曼夫妇决定用试管婴儿的方法生育一个百分百健康的宝宝。因为色盲是染色体携带的遗传疾病,而男孩遗传的是父亲的染色体,所以如果培育一个男性胚胎植入妻子海德曼的体内,就可以确定生下一个完全健康的孩子。斯图加特市妇产医院的试管婴儿室接受了海德曼的申请,并做了试管婴儿手术,接下来就是等待男婴的出生。
  但在看到孩子的这一刻,霍夫曼夫妇的幸福期望被打破了,生下来的竟然是女婴!他们认为这肯定是医院不负责任地搞错了,当初植入海德曼体内的根本就是女性胚胎。一气之下,霍夫曼夫妇将这家医院起诉到法院,要求追究医院的法律责任。但是在法庭上,医院坚持说给海德曼做的手术没有任何问题,他们植入海德曼子宫内的胚胎,百分百是男性!
  原来,当时为了确保移植成功,医院让霍夫曼夫妇一个已被确认为携带男性染色体的受精卵在试管中分裂、发育,然后将这枚早期胚卵劈裂开,进而从一个受精卵得到了枚早期同卵胚胎,海德曼当时只要求植入枚,医院遂将另外枚用冷冻技术保存了起来,以防海德曼一旦不能顺利生下这个孩子,需要再次植入时用。法医对医院保存的另外枚胚胎做了鉴定,事实证明,与海德曼生下的女婴同卵的这枚胚胎,的确是男性!而且进一步的鉴定结果更令人吃惊,海德曼生下的女婴,携带的竟是男性染色体。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性角色不明,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将遭遇一系列不可想象的问题。
=""染色体为什么会发生改变?
  霍夫曼夫妇简直要崩溃了,事情怎么会这样?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生殖学上认为,如果胚胎获得了父亲的染色体,染色体上的基因激活后,就会触发一系列复杂的激素反应,胚胎最终将发育为男婴。医院检查了剩余的枚胚胎,发现它们染色体上的基因均为正常,这就意味着,植入海德曼体内的那枚胚胎,最初携带的是完全正常的基因,但为什么这样一枚完全正常的男性胚胎,最终却发育成为一个女婴了呢?
  这个女婴的染色体虽然也携带基因,但是她的基因竟然呈关闭状态。基因一般是在受到干扰后才呈关闭状态,因此很可能在这枚胚胎发育的最关键时期,其染色体受到了某种化学物质的干扰。医院立刻替海德曼和小女婴做了血检,发现她们母女俩血液中均含有超过安全指标的邻苯二甲酸酯和多氯联苯。
  海德曼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作为一名环境专业的助教,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如何远离不良环境,远离这些化学物质,在最安全的状态下保护自己。医生问海德曼:“除了学校、超市和郊区的别墅,还去过别的地方吗?尤其是妊娠早期,胎儿性别的改变,一般是发生在妊娠的第一周至第四周。”“不会的,难道是那次北极之旅吗?”海德曼喃喃说道。
  原来,就在海德曼接受受孕手术之后的第天,这对夫妇就乘飞机到格陵兰岛度假去了。格陵兰岛三分之二的面积处在北极圈内,最北端距北极点不到公里,是一个冰雪覆盖的纯净世界。霍夫曼夫妇在这里呆了将近个月,他们住在北极圈内的一个度假村,这里每天都有当地渔民送来的北极鲑鱼、鲸肉和海豹肉,这些都是海德曼百吃不厌的美味。
  难道海德曼是在北极期间遭受的化学物质污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人迹罕至的北极都被污染,那地球上还有什么地方是干净的呢?
  后来霍夫曼再次来到格陵兰岛,在当地医院的配合下对当地孕妇展开了调查。令人吃惊的是,被检查的每一位孕妇血液中都含有严重超标的人造化学制剂,这里新生儿男女性别比例为:。霍夫曼扩大调查范围,更吃惊地发现,越是靠近北极,男女性别失衡的比例就越大。在格陵兰岛的最北端,距北极最近的一个因纽特人村庄,年来出生的竟然全是女孩!
  霍夫曼和当地医院对一些已被确认为怀孕的妇女鉴定胚胎性别,然后每一周重新鉴定一次,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第一次鉴定为男性的胚胎,有%在三周之后性别开始模糊!第四周之后竟变为女性。霍夫曼判断,是孕妇血液中与人体激素相似的人造化学制剂,在孕妇妊娠的头三个星期诱发胎儿的性别改变。这些化学制剂由孕妇的血流通过胎盘带给胎儿,关闭了染色体上的基因,促使胚胎出现女性表征。
=""真相:纯净之地被严重污染是罪魁祸首
  这一结果太令人震惊了,发生在空气和环境污染近乎零的北极,更是匪夷所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霍夫曼比较了他所调查区域孕妇在饮食习性上的差异,结果发现,越是靠近北极的地方,人们的饮食越是单一,那些全部生女婴的因纽特人,百分之百以北极地区的动物和鱼类为食。而越是食物呈多样化的地区,男女婴比例失衡的问题就越轻。难道是北极地区的动物和鱼类有问题吗?
  霍夫曼又对北极熊、北极鲑鱼、鲸和海豹做了检测,结果是令人吃惊和愤怒的:在这些无辜的生物体内,竟然堆积着人类化学活动所产生的滴滴涕()、多氯联苯、阻燃剂和其它内分泌干扰物。也就是说,人类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最终让北极的生物买了单,它们体内这些有毒化学物质的含量,比正常指标均高出很多倍。可以说地球上所有有毒的化学制剂,最终都由风和洋流带到了极地,并在这里汇聚,它们被北冰洋的浮游生物所吸收。鱼吃了这些浮游生物,北极熊、海豹和鲸又吃了鱼,人造化学制剂的含量就这样在北极生物的食物链中积聚下来。而生活在北极的人们,又食用了这些鱼和动物,这就是最近年来地球的最北端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俄罗斯出生的很多婴儿是早产儿,而且新生儿死亡率奇高。